当前位置 :

马甲

关注人数:23
为了让认识你的人猜不到,在常用的用户名外再注册的其他名字,叫穿马甲。一般论坛明令禁止使用马甲闹事这种

马甲来源[网络词汇]

出自2000年赵本山、宋丹丹的小品《钟点工》:“小样,别以为穿了件马甲就不认识你了。”
这个本来湮没在笑话堆里的平平之作,有了舞台上赵本山和宋丹丹的身体力行,一下子成了很多人的口头禅。
另外一种说法是马甲一词源自于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员身上穿的红马甲,因为交易员大部分都是为其它大股东服务,即为股东的交易傀儡,故而后来用马甲形容论坛上的分身ID。

马甲使用背景[网络词汇]

1 曝光马甲:指大多数普通网友知道其主ID是谁的马甲。曝光马甲又分为主动曝光马甲和被动曝光马甲两类。前者是由主ID主动声明的,比如因主ID被盗、被封、忘记密码或纯为娱乐,于是注册新马甲一领;后者多属使用不当,把马甲穿破,被网友发现,不得不承认或默认的。
2 限制级曝光马甲:指在特定的圈子里曝光但并不为广大普通网友所知的马甲,此类马甲较适用于发展帮派队伍,团结自己人,打击异己,所谓兵不厌诈可见一般。
3 疑似马甲:指被大多数普通网友怀疑为某主ID的马甲却不能证实的ID。此类ID若以科学的严谨态度来说,还不能称为马甲,但在无风不起浪的捣乱份子来看,仍可称为马甲。
4 私密马甲:指除了使用者本人暂时无人知晓其主ID的马甲。

马甲功能分类[网络词汇]

1 造势型马甲:或是用于顶自己和朋友的贴造成假象以鼓吹己方观点,或是用于掐敌人的贴给对手造成心理压力。
2 造反型马甲:一种是当自己的主ID已在网友中形成固定的完整形象时,用这类马甲发表另类见解,此为造自己反型;一种是当自己的主ID已形成固定的朋友圈时,用这类马甲发表反对甚至诋毁主ID朋友的观点,此为造朋友反型。
3 条理型马甲:这类马甲很可能分不出哪个是主ID哪个是马甲,该类马甲的主人一般条理过于清晰,一个ID用来谈经济,另一个ID用来谈文艺;再一个ID用来写写生活感悟,等等等等,每件马甲各司其职。
4 起死回生型马甲:就是主ID已死,用马甲上阵。
5 娱乐型马甲:纯粹娱人娱己,捣乱搞笑的马甲。

马甲常用战术[网络词汇]

这里主要引用了三十六计里的词汇,进而表示马甲在网络上的手段和战术。
1 瞒天过海:这是马甲的最常用战术,好比蒙面大盗草上飞身穿夜行衣来无影去无踪。
2 围魏救赵:当主ID被围攻时,可使用马甲直攻匪首,使其疲于应战,以解主ID之围。
3 趁火打劫:看哪个贴子够热,用一堆马甲进去混分,赚点儿是点儿。
4 无中生有:用马甲造个谣是多么轻松愉快的事啊~~~~
5 笑里藏刀:最适用于造朋友反型马甲,主ID一副拳拳赤子之心,等你把幼儿园抢糖豆等等糗事丑事都交待清楚了,再用马甲杀你个回马枪,不死也让你掉层皮。
6 李代桃僵:主ID被围攻时,可用马甲上窜下跳吸引敌人的注意力,马甲被骂死无所谓,主ID安全最重要。
7 借尸还魂:这个往往是砖手常用,没办法,砖手难免阵前亡,死则死矣,没啥大不了滴,再注册一件新衣还是一名砖手。
8 抛砖引玉:用马甲惹恼对手,使其口出不逊,即可投诉致其死亡或暂死。嗯,这个叫抛砖引口水更合适。
9 暗渡陈仓:实在打不过,让主ID留给大家一个远去的背影,穿上马甲咱又回来了。
10 指桑骂槐:这种尤其适用于己方为私密马甲,而对方是限制级曝光马甲,骂起来肯定过瘾,让对方哑巴吃黄莲,有苦也说不出。
11 反客为主:晕,马甲玩得太好太投入太出名了,主ID被人忘了。
12 美人计:注册一个性别女的马甲,往往能达到意想不到的境界。
13 反间计:死乞白赖是说对方是谁谁谁的马甲,要言之凿凿,就算逼不反他/她的盟友们,也能消耗其一大半的体力。、
14潜伏探虚实:来到新的贴吧,不懂规矩,直接进去可能被喷,可以先用马甲探探虚实,了解这个吧后主ID再进去。

马甲特征[网络词汇]

1.注册时间不长;
2.或帖子数较少,或几乎没有主题,或全部是转贴;
3.每每吵架贴都及时现身,每每翘边贴都会出现 ;
4.没有朋友或从不和论坛的老前辈之一相识。
补充:马甲就是你的论坛的另一个ID,比如百度贴吧ID,不常用的ID。想忽悠人的时候就穿上“马甲”,主要目的是不想让人认识你。

马甲成因[网络词汇]

其一,历史沿革造成的。比如,我的一位朋友,原来只在聊天工具如QQ上玩,在那里注册了一个个性化的名字,后来进入了论坛,要发表大作了,突然觉得应该有一个类似笔名的ID,于是注册了一个很优雅文静的论坛名字,但是,毕竟对自己使用多年的聊天用名有了感情,于是,又注册了那个名字,这就形成了一件马甲。通常,这样的马甲是对自己的朋友们公开的,他穿那件衣服出场大家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我还有的朋友是从联众被朋友拉到论坛的,也有类似情况,可以用来支持我的论点。
其二,文字快手或干脆够得上写作机器,却又澹泊名利,哪怕是虚拟世界中的名气他也不想要,于是就注册许多马甲,每天不停地换来换去的,穿着不同的衣服分别表演。我有一位朋友可以称得上西陆知名写手了,用过的马甲不下六件,每一件发过的作品都够我这样的人绞尽脑汁写一气的。我们是朋友,我发现他在论坛上的文集中只收录了他很少的一部分文章,而在他个人网页上,则可以看到更多的文章,后来,他才不好意思地坦白了自己用过很多马甲的事实。
其三,通常是论坛上最卖力的斑竹,为了活跃论坛,制造繁荣,一个人每天穿不同马甲穿梭般上场,以不同的身份对新人进行回复,甚至自问自答、插科打诨。这样的人,大多是非常热心的,有时也会与别人或与自己开个玩笑,但都是出于善意。应该说,论坛属主选拔到这样的斑竹,运气可以说是非同一般地好,我估计,看到属下如此卖力,他睡眠中都会笑出声来的。
其四,纯粹是为了晕人。其实这和在聊天室里晕人是大同小异的,区别在于聊天室里晕人是实时的,当场进行对话,而论坛里则必然要有一定的延迟了,但它也有自己的优越性,至少,整个晕人过程具备可追索性,而且可以在更大的范围被观赏。这种情况,通常是在非常相熟的朋友之间进行的,结果也以晕人的和被晕的皆大欢喜居多,而且,往往晕到一定程度,总会透露出自己的一些信息或蛛丝马迹,那被晕的朋友则会恍然大悟,导致双方的友谊更加深厚。本人就曾经拥有这样的马甲,把一位很尊敬的大姐姐给晕了,可惜正自得意,尾巴却没夹住,被人家很利索地抓住了。这种目的注册的马甲,很可能只穿一次就放到了箱子底下永不再用,比较奢侈。
其五,不便使用“名字”。比如,对于某篇文章有不同看法,说了怕伤人,以后不便“见面”(只在同一论坛或社区),不说又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于是用一个“管点闲事”啦,“善意提醒”啦之类的临时马甲发表自己的观点,这样虽然也谈不上多么光明磊落,但也不至于造成对方非常的不快与伤心,应该说还是可取的。还有的是喜欢飞砖伤人,属于放暗箭打冷枪,因为其出发点就不公正,其做法也就不那么值得称道了。
其六,不能使用原来的“名字”。原因很简单,因为那“名字”曾经干过非常阴险狡诈恶毒的事情,而且已经被别人识破了,换句话说,就是那名字已经臭不可闻了,他自己也只有忍痛承认那“名字”的死亡现实。严格地说,他后来用到的已经不再是什么马甲了,而是一个新的“名字”。如果出于善意的推测,那该证明他想自新了。但是,鲁迅先生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国人,应该不无道理,作为先生的崇拜者,对于这样的有过前科的人,我以为小心一点总无大过。例子也是现成的,但我觉得不举也罢。与其它事物一样,马甲不以你喜欢与否为转移,它会一直存在下去的,而且,从上面的分析看,大多数情况,马甲还是有其正面意义的。其实,正如古人说的,文如其人。“名字”也好,马甲也罢,总要或多或少地打上某些独特的烙印,正像人的面孔不会因为改个好听的琅琅上口的名字就变得魅力无穷一样,语言习惯、文字作风当然也不会因为换个ID就截然不同。说穿了,对于末一种情况,我以为,即便费劲心计,在明眼人看来,也不过徒添笑料、枉为笑谈而已。记得有个小品说得好,小样儿,以为穿个马甲上来我就认不出你了?

马甲鉴别[网络词汇]

马甲,即同一个人的不同ID,它的分类可谓五花八门,个人认为,马甲无非两类,一种是自己用的,一种是注册给别人用的,后者一般就是趁知名论坛开放之际,恶意注册马甲,然后奇货可居待价而沽,这种马甲各大论坛皆不欢迎,都欲除之而后快,这也是论坛喜欢清理马甲的最主要原因。前者私人用的马甲,在功能和作用上更是千奇百怪,一两句话很难阐明,但不管注册此马甲的目的为何,只要不是在论坛搞破坏,没有违反论坛规定,个人认为就没必要对此赶尽杀绝。马甲的形成缘由众多,有些是情有可原的,如忘了密码或被盗后就重新注册了个ID,因此不分情况的清理马甲只会酿成一些冤假错案,造就大批窦娥。
很多论坛并没有明确说是否允许马甲,这就相当于是默许马甲存在,论坛对此是睁只眼闭只眼,任其发展,只要不惹事就没问题;有的论坛则明确规定允许存在一定数目的马甲,只要不超过这个数额,也不会找你麻烦;还有的论坛则是容不得一个马甲存在,揪出一个就枪毙一个。
删除马甲已成为论坛官方打击异己清理门户的手段之一,而某会员到底是否拥有马甲,怎样鉴别马甲则成为问题的关键所在,但现在论坛上流行的马甲查询方法并不完全可靠(跟测谎仪一样,作为重要参考标准还蛮不错),论坛官方鉴别马甲通常都用所谓的IP鉴定法,简单点讲就是管理人员在后台查询,某几个ID如果曾用同一IP登陆过,那么就可粗略地认为这几个ID后面很可能为同一个人,当然,仅此标准还不足以下最后决定,需综合其他证据一起考虑。
如果两个ID的登陆IP相同,那么能说明有一个是马甲吗,答案是不一定,在学校,网吧,公司等地方,通常用的是同一局域网,对外都是一个公网IP,这个静态IP一般是固定的,从论坛角度来看,不管是里面哪台电脑用哪个ID登陆,显示的IP都是同一个,但谁知道这些ID是同一个人的,还是他和他朋友同事各自的呢?对某个特定论坛而言,会员总人数如果数量庞大,那么出现这样的可能性就相对来说较大,反之本身就没多少人,就有许多帐号重IP,那么就很值得怀疑了。如果不是通过局域网联网,而是一般家庭的ADSL虚拟拨号上网,那么这种出现不同人的帐号同IP的可能性虽在理论上有,但实际上这种撞车的几率很小,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的ID被当做马甲着清理的话,你都可以去买彩票了。
养马甲有经验的人,一般都善于隐藏和保护自己,故意避开两者同IP,也就是登陆马甲时宁愿通过代理或其他途径,也绝不用主号所在的IP,避免主ID被暴露,这样即使马甲不幸被查出来,也能保全主公性命。在前面介绍的那场争论中,由于论坛官方并没有证据说明此会员主ID的IP与马甲相同,所以说到底有无马甲还存在一定争议。某论坛曾发公告让有马甲的去自首,坦白从宽,其实只要自己主ID没与马甲同IP登录过,就不必太担心,论坛也很难奈何了你,就算不小心两者同IP过,也用不着紧张,论坛会员成千上万,谁会有事无事地查你有无马甲啊,除非自己由于什么问题被盯上了。
有的人以为自己是家庭宽带上网,每次重新连接IP都会变化,所以就放心大胆地注册和使用马甲,孰不知管理人员也都不傻,不管你的IP怎么变,你的IP前两段总是相同的(个别情况例外),而两个帐号的IP前两段一致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此两个ID的IP地址前两位相同,而一个常上另一个很少上,则后一个也有马甲的嫌疑。正因为如此,你看那些论坛封IP的,一般不是只封你犯事的那个IP,直接就是前两位相同的IP段全封,宁错杀一万,也不放一人漏网。
如果自己只是一般会员,没有查看IP的权限,那么只有从一些蛛丝马迹判断马甲,我根据大家都能看得到的ID资料,试着分析某ID有无马甲的可能,方法仅供参考,不当之处,欢迎指正。
1. ID:马甲和主ID在名称上相似,或两者间在意思上有一定联系,让人一观便知,如我的ID是乱世狂人,若还有个ID叫乱世狂神,那么后者可能就是马甲,但这种情况极少,除非他是特意暴露没刻意隐瞒身份。一般的马甲名字都会故意与主ID取的错开,两者八竿子打不着,仅从ID上很难让人联想到谁是马甲。另外如果ID是堆英文乱码,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是马甲,则可能乃新人的杰作,所以注册马甲道行高的人,马甲名字也是很考究的。
2.头像:马甲属于小号,主人在它上面花的心思可能就较少,对头像也不重视,所以大部分马甲是没有头像的,但也有的马甲被主人当做2号ID,就可能也有头像,而且头像还相当的好看。
3.发帖:马甲的发帖量相对主ID来说都较少,主题帖很少,即使有大部分也是转载,回帖相对来说就较多,且字数很少,纯为赚分,也防止言多必失,所以马甲都喜欢呆在水区。另外发帖量与金钱可以一起考虑,帖很少而金钱或分数奇高,则很有可能是专门用来存钱的马甲。
4.注册时间:一般是晚于主ID,这个不难理解,有个别例外的,是先随便注册个ID上论坛瞧瞧,后来又准备正儿八经的在论坛混了,所以主ID注册时间反而晚于马甲。
5.在线时间:真正泡论坛或到论坛学习技术的,在线时间和注册时间基本上会成正比,由于论坛一般只能同时登陆一个ID(跟挂QQ不同),所以马甲的在线时间必然不可能很长,在线时间很短的ID,要么是新手,不然就可能是马甲。另外在线时间最好与发帖量综合起来看,在线很长但发帖极少的,则有可能为专门潜水挂机的马甲。
6.最后登录:马甲喜欢随主ID的出现而现身,通常会顶主ID的帖子,顶完就闪,所以两者的最后登录时间通常会是同一天。而且有的马甲是临时注册的,目的就是为了赶来发完这句话,一旦使命完成,也就寿终正寝,以后用的上时才会重出江湖。
鉴别马甲还可以根据它的很多特性,如马甲一般为了隐藏自己,几乎没有朋友,所以在论坛没多少人相识;还有那些到处发广告,不黄则反的内容,胡乱四骂,这种也大多是马甲;另外由于马甲和主ID身后都是同一个人,因此两者的语言习惯或者说文风总有相似之处,最明显的是使用的特殊字符或者表情,字体大小颜色,输入法,甚至某个屡写屡错的字等,长时间注意观察,狐狸尾巴总有漏出来的一天;还有种是平时发言极少,但一张嘴就是批评某人的话,或者大夸某人,这种也有马甲的嫌疑。
以上仅是个人一点拙见,存在的必有价值,对于马甲,大家是各仁各智,鄙人认为,中伤他人挑拨离间或发布虚假信息广告的马甲,是人人得而诛之,必须剥开它身上那层皇帝的新衣,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而善意或不伤害大众利益的马甲,则该像古装剧中常见的好妖坏妖一样区别对待,随之任之由之,让他接受众多雪亮眼睛的考验。最后说一句,要想完全消除马甲,除非论坛全部实名制,但显然这在当前是行不通的。
最后补充一点:
仿冒马甲:指某些纯属无聊想兴风起浪或恶作剧之用的ID。这类马甲在部分论坛或贴吧十分常见,而且这类马甲的制作十分简单,特别是含有英文字符的ID号,修改其中的一个或两个字符不注意很难辨别,如gay与gay,其中的“a”不同,但是显示出的效果近乎相同,如果这个被仿ID很久没上,而马甲使用这个ID说说什么失踪感想也是十分开心的。当然,还有一些中文异体字的马甲也是相当常见的。使用这类马甲的人一般都是逗逗大家,并没有什么恶意,当然不排除使用这类马甲做些伤天害理的事,冒充某ID散布不雅言论,然后便失踪,待此ID再次上时却被千夫所指,而闹事贴也由于影响不好被管理员删除。如果你遇到这个情况,那我觉得你比窦娥还冤100倍。

马甲相关趣闻[网络词汇]

世上马甲最多的名人居然是鲁迅:
鲁迅 (1881.9.25-1936.10.19) 原姓名周树人,字豫才,小名樟寿。
鲁迅一生所用笔名发表的文章大致如下:
戛剑生 1898年作《戛剑生杂记》,发表于1936.11.16日《宇宙风》半月刊第29期。
树 人 1903.6.8日诗《题照赠仲弟》。收入《集外集拾遗》附录一。
庚 辰 《译哀尘》,发表于1903年6月15日《浙江潮》第5期。
自 树《斯巴达之魂》(小说),发表于1903.6月和11月《浙江潮》月刊第5、9期。
索 子 1903年作《中国地质略论》,发表于同年10月10日《浙江潮》月刊第8期。
索 士 1903年译《地底旅行》,发表于同年12月《浙江潮》月刊期第10期。
令 飞 1907年作《人之历史》一文,发表于同年12月《河南》月刊期第1号。
迅 行 1907年作《文化编至论》,发表于1908年8月《河南》月刊第7号。
树 1910年8月15日《致许寿裳函》。
黄 棘 1912年作《〈越铎〉出世辞》,发表于1912年1月3日《越铎日报》创刊号。
周豫才 1912年2月19日《越铎月报.告白》。
周树 1913年11月17日作《〈嵇康集〉跋》,收入《鲁迅全集》1938年6月版第9卷。
鲁 迅 1918年4月2日作《狂人日记》,发表于1918年5月15日《新青年》月刊第4卷5号。
唐 俟 1918年作新诗《梦》。发表于1918年5月15日《新青年》第4卷5号。收入《集外集》。
俟见于 《随感录.二十五》,发表于1918年9月15日《新青年》月刊第5卷3号。
迅见于 杂文《随感录.三十八》,发表于1918年11月15日《新青年》月刊5卷5期。
神 飞 1926年12月3日作《阿Q正传的成因》,文内自述。
庚 言 首见于《美术杂志第一期》一文,发表于1918年12月29日出版的《每周评论》第2号。
风 声 1921年4月12日作杂文《生降死不降》,发表于1921年5月6日《晨报副刊》。
尊 古 见于杂文《“则皆然”》,发表于1921年11月3日《晨报副刊》。
巴 人 1921年12月作《阿Q正传》,发表于1921年12月4日至1922年2月12日《晨报副刊》。
某生者 1922年9月20日作杂文《“以震其艰深”》,发表于1922年9月20日《晨报副刊》。
雪 之 1923年9月作文《“两个桃子杀了三个读书人”》,发表于1923年9月14日《晨报副刊》。
敖 者 1924年1月23日作杂文《奇怪的日历》,发表于1924年1月27日《晨报副刊》。
宴之敖者 见于1924年9月21日作《〈俟堂专文杂集〉题记》一文。
俟 堂 见于鲁迅手辑的《六朝造象目录》稿本。
“……即鲁迅” 1924年11月26日《致钱玄同》书。
L.S 1925年1月4日译《PETDFI SANDOR的诗》,发表于1925年1月12日和1月26日《语丝》周刊第9期。
冥 昭 1925年4月22日作杂文《春末闲谈》,发表于1925年4月24日《莽原》周刊第一期。
凡 见于1925年7月12日《致钱玄同》的信。收入《鲁迅书信集》。
杜 斐 1925年译《从浅草来》一文,发表于1925年12月5日,8日,12日《国民新报副刊》。
楮 冠 1927年8月8日作《书苑折枝》(杂文),发表于1927年9月1日《北新》周刊45-46期合刊。
楮冠病叟 见于《书苑折枝》一文的短序之末。这个笔名是针对高长虹攻击鲁迅的一种回击。
华约瑟 1927年9月23日作:《述香港恭祝圣诞》,发表于1927年11月26日《语丝》周刊第一百五十六期,发表时用致编者的信的形式,刊载在“来函照登”栏内。这个题目是后来加的。
中 拉 1927年12月作杂文《〈丙与甲〉按语》,发表于1927年12月31日《语丝》周刊卷3期。
葛何德 1928年译《生活的演剧化》一文,发表于同年7月20日《奔流》月刊第1卷第2本。
封 余 1928年11月1日作信《关于粗人》,发表于1928年11月15日《大江月刊》。
许 霞 1928年译《访革命后的托尔斯泰故乡记》,发表于1928年12月30日《奔流》月刊第一卷第七本。(“许霞”是许广平同志的小名,鲁迅偶尔用之)。
EL ELEF “EL”是英文“象”(Elephant)的前两个字母,“ELEF”是德文“象”(Elefane)的头四个字母。这两个笔名均用于1929年5月至6月间鲁迅给许广平的信中。
许 遐 1929年9月8日译完《小彼得》,1929年11月由春潮书局出版。
L 1930年1月16日作《现代电影与有产阶级》一文,发表于1930年3月1日《萌芽》月刊第一卷3期。
隋洛文 1930年6月10日译《被解放的堂.吉诃德》,发表于1931年11月20日《北斗》月刊第一卷3期。
洛 文 1930年10月18日译《药用植物》,发表于1930年10月至11月《自然界》5卷9、10期。
令 斐 1931年1月21日《致许寿裳》,收入《鲁迅书信集》。
豫 才 1931年2月24日作《致曹靖华》一文的署名。
豫 1931年6月13日《致曹靖华》一文之署名,为豫才之略写。
唐丰瑜 1931年4月1日作《〈勇敢的约翰〉校后记》。1931年10月刊载于湖风书店出版的《勇敢的约翰》一书内。
冬 华 首见于杂文《以脚报国》,发表于1931年10月20日《北斗》月刊1卷2期。
长 庚 1931年作杂文《唐朝的钉梢》,发表于1931年10月20日《北斗》月刊1卷2期。
宴 敖 见于杂文《“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命运》,发表于1931年10月23日《文学导报》半月刊,6、7期合刊。
乐 贲 首见于杂文《“**研究”之外》,1931年11月30日发表于《文艺新闻》第三十
它 音 1931年10月29日作杂文《沉滓的泛起》,发表于1931年12月11日《十字街头》旬刊第一期。
佩 韦 首见于杂文《知难行难》,发表于1931年12月11日《十字街头》第1期。
阿 二 首见于诗歌《好东西歌》,发表于1931年12月11日《十字街头》第1期。
丰 瑜 1931年12月3日译《梅令格的〈关于文学史〉》。发表于1931年12月20日《北斗》月刊1卷4期。
明 瑟 1931年12月20日作杂文《“友邦惊诧”论》,发表于1931年12月25日《十字街头》第2期。
不 堂 1931年12月作杂文《中华民国的新“堂.吉诃德”们》,发表于1932年1月20日《北斗》月刊第2卷1期。
白 舌 1932年1月8日作杂文《“非所计也”》,发表于1932年1月5日《十字街头》第3期。
遐 观 见于杂文《水灾即“建国”》,发表于1932年1月5日《十字街头》第3期。
何家干 1933年1月4日作杂文《逃的辩护》,发表于1933年1月30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罗 怃 1933年1月28日作杂文《论“赴难”和“逃难”》,发表于1933年2月11日《涛声》周刊第2卷5期。
动 轩 1933年1月31日作杂文《学生和玉佛》,发表于1933年2月16日《论语》半月刊第11期。
周动轩 见于上文––––《学生和玉佛》文内自述。
飞 1933年2月2日《致许寿裳》。
于 1933年2月9日作杂文《竟猜咒》,发表于1933年2月14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何 于 1933年3月4日作杂文《由中国女人的脚,推定中国人之非中庸,又由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发表于1933年3月16日《论语》半月刊第13期。
孺牛 首见于杂文《文摊秘诀十条》,发表于1933年3月20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丁萌 1933年4月29日作杂文《新药》,发表于1933年5月7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游光 1933年6月7日作杂文《夜颂》,发表于1933年6月10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丰之余 1933年6月8日作杂文《推》,发表于1933年6月11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苇索 1933年6月15日作杂文《偶成》,发表于1933年6月22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旅隼 1933年6月16日作杂文《“抄靶子”》,发表于1933年6月20日《申报》《自由谈》。
越客 1933年7月3日作杂文《我谈“堕民”》,发表于1933年7月6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桃椎 1933年7月5日作杂文《序的解放》,发表于1933年7月7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虞明 1933年7月12日作杂文《智识过剩》,发表于1933年7月16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斡 1933年7月14日《致黎烈文函》。
家干 1933年7月19日鲁迅在编订《伪自由书》时,针对附文所加评论的署名。
荀继 1933年8月16日作杂文《爬与撞》,发表于1933年8月23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史癖 1933年10月1日作杂文《双十怀古》,收入《准风月谈》。
尤刚 1933年10月17日作杂文《黄祸》,发表于1933年10月20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符灵 1933年10月19日作杂文《外国也有》,发表于1933年10月23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余铭 1933年10月23日作杂文《野兽训练法》,发表于1933年10月30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元艮 1933年11月4日作杂文《反刍》,发表于1933年11月7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
子明 1933年11月6日作杂文《共卵得糊涂》,1933年11月24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白在宣 1933年11月7日作杂文《“商定”文豪》,发表于1933年11月17日《申报》副刊 《自由谈》。
敬一尊 1933年11月7日作杂文《青年与老子》,发表于1933年11月17日《申报》副刊《自由谈》。一尊是《青年与老子》一文发表时之署名。
张承禄 1934年1月8日写杂文《未来的光荣》,发表于1934年1月11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张令仪 1934年1月8日作杂文《女人未必多说谎》,发表于1934年1月12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倪朔尔 1934年1月17日作杂文《批评家的批评家》,发表于1934年1月21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栾廷石 1934年1月30日作杂文《“京派”与“海派”》,发表于1934年2月3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张禄如 译《山民牧唱》,发表于1934年3月1日《文学》月刊第2卷3期。
邓当世 1934年3月7日作杂文《大小骗》,发表于1934年3月28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宓子章 1934年4月5日作杂文《“小童挡驾”》,发表于1934年4月7日《申报》副刊《自由谈》。
翁隼 1934年4月15日作杂文《古人并不纯厚》,发表于1934年4月26日《中华日报》《动向》。

文章来源http://www.51g3.com.cn/wiki/item/马甲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来自网络用户,相关观点与本平台无关;如有抄袭或者侵权行为,请联系投诉客服处理;
new SideCatalog(); }); }();